本站所有小说,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|收藏本站
秀小说网 > 驭房之术 > 第784章 凶徒
  张余的家中。

  苏莺给张余打过电话之后,依旧是惴惴不安。

  “当当当……”

  门外又响起了敲门声。

  还是先前说话的男人,这次用催促的口气说道:“你好!能不能快点开门!我这还有别的活呢,去完你家还得去别人家!”

  苏莺已经慌了,根本不知道该如何接茬。

  倒是小喜鹊,震翅飞到墙边,用尖尖的嘴巴触动起来。

  “卡卡”两声,家庭和玄关的灯全部熄灭。紧接着,小喜鹊又飞到苏莺的身边,低声说道:“你先躲到沙发旁边,不要出声。”

  “嗯。”

  苏莺赶紧答应,当即缩到沙发旁边的角落里,不敢再动。

  “叽叽……叽叽……”小喜鹊又发出轻微的鸣叫。

  老鹰立马站到小喜鹊的身边,阿狗也快速的退到小喜鹊的下方。

  “哗啦啦……”

  就在此刻,外面响起了钥匙声。

  随后又是钥匙插入锁孔,拧动的声音。

  “卡!”

  房门打开,三个人鱼贯从外面走了进来。

  “人呢!”

  “开灯!”

  说话的声音响起,声音却是不大,最后进来的那个人,甚至还轻轻将房门给关上。

  “叽叽!”

  蓦地里,小喜鹊勐地叫了起来。

  它的声音依旧不大,但翅膀扇动,如同离弦之箭,只管向进来的人射去。

  “呼!”

  老鹰张开双翅,更是呼啸而出,直扑一个家伙。

  阿狗毫无声息,只管向前窜去。

  “呃……”

  “啊……”

  “啊……”

  一声闷哼,两声惨叫。

  小喜鹊的翅膀,直接划中一个男人的脖子。男人都没叫出声音,就瘫软在地。

  老鹰的嘴巴,则是穿入一个男人的眼睛,更是直透脑骨。男人惨叫之后,仰天摔倒,再没了动静。

  阿狗虽然不会飞,身形也没有老鹰高大,但是一跃而起的高度,却能咬中一个男人的喉管。男人惨叫的声音很短,旋即栽倒在地,也没了动静。

  刹那间,客厅内变得寂静无声。

  因为灯是关着的,黑暗中苏莺勉强能够看到,三个男人倒地,只是能听清惨叫声。

  作为一个女人,哪里见过这种阵仗,苏莺是瑟瑟发抖。半晌才反应过来,“怎么回事?”

  “刷!”

  小喜鹊飞到她的身边,低声说道:“三个人都被我们搞定了。”

  “搞定了?怎么个……搞定……”苏莺有些结巴。

  “应该是死了。”小喜鹊说道。

  “死……死了……你们杀人了……”苏莺更是结巴。

  “他们是坏人,一定是来伤害你的。我们不杀他们,他们就会杀你……”不得不说,小喜鹊懂得还挺多,现在说话十分的流利。

  “杀人……杀人……可是杀人……是要判刑的……怎么办……”苏莺懵了。

  家里的三个宠物杀了人,这种事情,是不是有点太夸张了。

  “给张余打电话,让他想办法。”小喜鹊提醒道。

  “好、好……”

  毫无章法的苏莺,赶紧摸出手机,哆哆嗦嗦地拨了张余的电话号码。

  ……

  张余开车飞速回来,哪怕曹达华已经打了保票,说是五分钟之内,治安就能赶到他家,可张余依旧不放心。

  “铃铃铃……”

  这时,控制面板上又出现了苏莺的电话号码。

  张余立马接听,说道:“苏莺,是你吗?”

  “是我……出大事了……”电话里响起苏莺大喘气的声音。

  “你别怕,有我呢!什么事?”张余嘴上这么说,心中别提多紧张,他是生怕苏莺出现半点闪失。

  “小喜鹊它们杀人了……”苏莺说道。

  “小喜鹊……杀人……”张余愣了一下,说道:“具体是怎么回事……”

  “刚刚外面的人,用钥匙打开了房门。他们走了进来,小喜鹊、老鹰、阿狗它们就直接冲了上去,把他们……杀了……”苏莺语速飞快,她的语速跟她的心跳一般。

  ddxs.

  张余听了这话,不禁松了口气。

  在他看来,小喜鹊它们,一直都属于苏莺的保镖。

  道理很简单,所谓养兵千日,他么的用在一时。天天管你们吃喝,一点活不干吗?

  特别是小喜鹊、老鹰、阿狗,一天光是吃,没做过啥贡献。不像大白鹅,起码还能下个蛋,敷个宝宝呢。

  眼下,这三个家伙展现出了实力,也不枉老子养了你们那么久。

  张余安慰道:“没事,杀了就杀了……我是兵工厂厂长,一切都能搞定……而且这些人,属于擅入民宅,咱们属于正当防卫……”

  “可要是治安看到……那、那怎么办……”苏莺又是紧张地说道。

  她的话,倒是提醒了张余。

  曹达华说了,治安所的人五分钟就到。

  看到这一幕,会怎么说呢?

  要是打起官司,麻烦事更多。

  张余略一迟疑,说道:“你别担心,如果把门窗锁好,如果有人敲门,一定不要开。我现在帮你解决!”

  “好……”苏莺立马答应。

  张余不再多言,挂了电话,直接拨了曹达华的电话号码。

  电话接通的很快,里面响起曹队长的声音,“喂,张总吗?”

  “曹SIR,你通知治安所的人去我家了吗?”张余问道。

  “已经通知了,一定在五分钟内赶到。我现在也已经带着人出发了。”曹达华说道。

  这就是张余的牌面,几乎可以赶上总长了。一个电话,战警队队长都得亲自出马。

  “你告诉人不要到我家,到我家的小区就好。把周边控制住,不要深入。”张余说道。

  “嗯?”曹达华愣了一下,说道:“不是着急救人吗?”

  “他们……他们触动了我布置的阵法……一旦进到我家里,都会有危险……”张余编出来一个算是靠谱的理由。

  当然,曹达华知道张余的厉害,也见识过什么叫作阵法。

  张余若是在家里布置阵法,似乎蛮合情合理的。

  “好,那我让人不要进去,你还有多久能到?”曹达华说道。

  “十来分钟,很快的。咱们小区门口见。”张余说道。

  “好。”曹达华答应。

  张余当即挂线,转而拨了妃琳佳的电话号码。

  他有妃琳佳的电话号码,但轻易不拨,去公署的时候,也是先给加瑟琳打电话,让加瑟琳通传。这是一种人情世故,不能说跟老大的关系好,就忽视助理了。

  很快,电话接通,里面响起妃琳佳的声音,“喂,你好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