本站所有小说,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|收藏本站
秀小说网 > 我的人生可以无限模拟 > 414 为什么要逼我
  当那辆帝辇出现在黄家镇居民的视野的时候,全部人都吓坏了,很多人纷纷跪倒在地,对着天上的仙人拜了起来。

  片刻间,车队在黄家镇外的那个山庄前停下。

  一个女官模样的人从一旁走了出来,喝道,“帝君降临,尔等还不速速出来跪迎!”

  雅文吧

  她的声音中带着莫测的天威,如同口含天宪一般,让人不敢不从。

  不远处的黄家镇的居民,听到这句话,都像是疯了一般,从镇上跑了出来。

  就连金丹修为的黄永康都听得心旌动摇,心中暗骂,这太子成居然让一个元婴修士当侍女,真不怕挨雷噼吗?

  接着,他发现自家父母都受到了影响,疯了一般朝外面跑来。顾不得暴露身份了,赶紧过去阻止,将父母都打晕了,扛回家中。

  幸好,他的未婚妻还保持清醒,并没有受到影响,没给他丢人。

  那位元婴修士用的并不是普通的惑心之术,而是蕴含着某种道蕴,代表了至高无上的帝皇之道,修为低一些的,都无法抵抗这道命令。

  不过,那座顾府却没有任何动静。

  在这样的情况下,安静得极为反常。

  “不愧是顾前辈,在家中应该是布置了一些手段。”

  黄永康对于那位顾前辈,更加佩服。

  他那天见过顾夫人了,看出她只是刚刚筑基而已,凭她的修为,自然不可能抵挡得住那句敕令。

  更别说山庄内,还有不少没有修为在身的下人了。

  肯定是顾前辈提前布下的手段。

  ……

  帝辇上,太子成察觉到了异常,眼中闪过一道奇异的紫芒,朝那座宅子看去。

  这一看,让他心脏砰砰狂跳起来。

  “太阴之体,冰肌玉骨,谪仙之体,天凤之体……”

  那座院子里,竟然有好几位女子,都拥有非凡的体质。

  这样的体质,在上古时代,都是很罕见的,此时竟然同时出现,还住在一座院子里。

  若非是亲眼所见,他简直不敢相信。

  其中还有几位女子,连他都辨认不出是什么体质,但无疑也是跟太阴之体同一个级别的体质。

  “天助我也!”

  太子成心中狂喜,他修炼的功法,正需要女人之助,将这些道体天生的女子们都收入囊中,他有望迈入更高的境界,洞虚。

  他掀开帘子,下了帝辇。

  旁边,那位元婴女子急忙行礼。

  太子成却没有理她,径直来到门前,朗声道,“朕乃玉皇阁之主,求见几位姑娘。”

  他身边的随从心中都是非常惊讶。

  这位主子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斌斌有礼了?

  居然说了求见。

  以往,他想要什么女人,都是直接抢的。

  他身边那位元婴女子,原本出身小派,就是被他派人强抢了去,被迫当了他的侍女。

  ……

  吱呀一声,门开了。

  里面站着一个男人和一个女人,两人手挽着手,有如一对神仙卷侣。

  男子问,“你想见谁?”

  太子成脸上原本带着好整以暇的微笑,等看到那个男子的一瞬间,目光不由一缩。

  直到看见此人之前,他完全感应不到此人的存在。

  能够在这么近的距离下,瞒过他的感知,绝对不是简单的人物。

  化神?

  他顿时谨慎起来,问,“阁下是何人?”

  只见那个男人一笑,露出洁白的牙齿,说道,“你跑到我家里,盛气凌人,想要见我的女人。你还来问我是谁?”

  什么?

  太子成就像被一头冷水浇下,勐然冷静下来。

  对啊,如此之多的道体天生的女子,怎么可能无缘无故出现在这里。

  他刚才也是利欲熏心,竟然忘记了她们可能是有主的。

  或者说,他之前并不在意,只是没想到,她们身后的男人,居然是一位化神强者。

  说白了,他突破到化神期后,就膨胀了,自认除了碧水真人和申不令之外,再无敌手。连水月宗都不放在眼中。

  他无论如何也想不到,在这个不起眼的小地方,居然会有一位化神。

  不过,此人真的是化神吗?

  太子成虽然有些吃惊,但他生性多疑,心中立时生出这样的怀疑,说道,“不知阁下怎么称呼?”

  男子澹澹地说道,“顾阳。”

  这个名字,太子成从未听过,更加重了他的怀疑。

  他执掌玉皇阁数百年,对于这方世界出现过的化神,还有近千年来下落不明的元婴后期修士,其中就没有一个是姓顾的。

  太子成并不知道他父皇,云缥缈还有傅万生是怎么死的。

  在水月洞天,知晓真相的,也只有碧水真人和申不令两人,他们对此事都是讳莫如深,没有告诉过任何人。

  他只是想当然地认为,父皇,云缥缈和傅万生三人是同归于尽的。

  因为此次出发之前,父皇便将最重要的传承之物交给他,分明是对于此行的结果有所预料。

  他想象力再丰富也不会想到,这三位世间最顶尖的人物,居然是死于同一人之手,而那人,还是来自另外一个世界。

  对于没有接触过域外之人的修士来说,那真的是另外一个世界的事情。

  太子成出于谨慎,接着又问,“不知阁下出身何门何派?”

  ……

  顾阳见他一脸谨慎,又不断出言试探的样子,觉得有点好笑。

  这家伙担心踢到钢板,又不愿就此放弃,这点小心思,就差写在脸上了。

  就这样的人,居然也能修到天人境界。

  而且,此人的气息,跟不久前死在他,不对,是死在人皇剑手里的那位充满了帝皇之气的元婴修士很相似,显然是一脉相传。

  那人叫什么名字来着?

  哦,他没问。

  “文院。”顾阳倒想看看,这家伙最终会怎么做,报出了一个名字。

  真要说起来,他可以算是无门无派,修炼的功法,基本上都是在模拟的时候得来的。

  唯有斩玄剑法,是得自院长的传授。

  这门剑法,如今是他最强大的应敌手段,非要说他属于哪一派的话,还是文院吧。

  太子成心里更加笃定,此人很可能是用某种特殊之法,来瞒过他的感知。绝不是化神修士。

  这是综合多方面做出的判断。

  就算有个万一,他也不怕。

  有那件东西,哪怕是遇到老牌的化神修士碧水真人或者申不令,他都有把握逃得掉。

  太子成终归是不愿错过这样的机缘,说道,“阁下可否割爱,将这几个女人让给朕,朕给的报酬,绝对能让阁下满意。”

  顾阳脸上的笑容消失了,转头问楚惜月,“你打算怎么处置这个蠢货?”

  楚惜月看着他,目光流转,说道,“你做主吧。”

  “水月洞天好不容易又出了一位化神,我本来不想杀人的。”他轻轻摇头。

  这些天,他跟楚惜月和苏青止她们在一起,身处温柔乡中,心气都变得平和了,没再去想那些打打杀杀的事情。

  有时想想,就这样跟她们生活下去,也挺好的。

  他本来就是生长在和平年代的现代人,要不是穿越到这个危险的世界,最不喜欢的就是暴力。

  是环境将他逼成了一个杀伐决断的人。

  这几天,他找回了一些在现代生活时的悠闲和放松之感。

  可是这人偏偏要找死,一句话,就勾起他心中的杀念。

  “有些话,当你说出口的时候,就无法挽回了。”

  顾阳一拳轰出,正中太子成的胸口,将他的肉身打得粉碎。

  PS:一点前还有一章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