本站所有小说,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|收藏本站
秀小说网 > 入戏 > 第12章
  方炽抓着高准的手,不悦地说:“所以这是你自己弄的?”

  高准右手关节骨上有一大块擦伤,红里透紫:“我把公司卫生间的镜子打破了。”

  “我们有个术语,叫反转,”方炽看样子真生气了,盯人的目光很严厉:“别人伤害你,你却用更糟的方式伤害自己。”

  高准低下头,讷讷地说:“以后不会了。”

  “跟我说说你这个同事。”方炽松开他,靠回椅背。

  高准似乎不愿意提这个人,有些含糊:“不是同事,是个下属,毛头小子。”

  方炽挑眉:“什么样的人?”

  “学雕塑的,很有才气,他爸爸是我合作伙伴,不让他搞创作,让他接班,所以最近一直跟我。”

  方炽忽然想起左林林提过,高准和同事闹过不愉快,好像还有肢体冲突:“之前你们有过摩擦吗?”

  高准叹一口气:“有过。”

  “怎么回事?”

  “跟这次差不多,”高准显得很难堪:“大概……是我的问题。”

  方炽在本子上记下:自责倾向。

  “也没什么具体的事,就是……他给我很强的压迫感,”高准两手握在一起,手指绞得发白:“他个子很高,很壮实,有时候会突然搭我的肩,你知道我很怕触碰,特别是他那种侵略性的人,我跟他说过不要碰我,可他……我觉得他不尊重我。”

  “怎么不尊重?”方炽更进一步。

  “他会……突然吓我,”高准红起脸,似乎不想让方炽看到自己无能的一面:“他还年轻,可能觉得这样好玩,可我……真的受不了。”

  眼看高准的手指深深扎进掌心,方炽忽然烦躁起来,甚至想去拨开他的手:“这样,我们……”他有片刻的混乱:“我们试试‘空椅子’练习。”

  他站起来,把自己的椅子拉到高准对面,然后退开几步,从稍远的一个角落看着他,这样好像能冷静点:“你试着想象,想象这个下属现在就坐在那张椅子上,把你想说的话对他说出来。”

  高准有些茫然,频频回头看他,每看一眼,都让方炽觉得更烦躁:“别看我,”他指着椅子:“对‘他’说。”

  “我不喜欢他,没话跟他说,我……对你说不行吗?”

  方炽简直是强迫自己去拒绝:“那就说说你有多不喜欢他,这个练习的目的就是让你把心里说不出来的话说出来。”

  “well……justin,”高准硬着头皮面对空椅子:“我跟你说过,我不喜欢别人碰我,每次你从背后搂住我的时候我都非常……不舒服,我希望你以后能注意点。”

  确实是上司对下属的语气,说不上为什么,方炽已经开始讨厌这个justin了,脑子里全是他触碰高准安全底线的画面,那副笔直的肩膀,那把纤细的腰,那双因惊恐而躲闪的手,那小子都触犯过了……猛地,他发现自己走神了,像个刚毕业的新手一样。

  高准则一点点进入角色:“比如上次澳门那场拍卖会,我知道你第一次跟进很兴奋,但我是你的上司,你不应该、也不可以做那种事,所以我才打你……”一旦开始讲述,他发现自己根本停不下来,这种自我暴露的过程让他放松,甚至给他带来某种解脱的快感:“这次的表现主义巡展也是,和你在一起的时候……你好像把我当成了女人!”

  “稍停一下,”方炽打断他:“你为什么说跟他在一起的时候自己像个女人?”

  高准有些慌,这句话是他不经意流露的:“因、因为他很高大,我妈说的真男人大概就是那个样子,他能轻松抬起我抬不动的画框,他让我觉得自己很……阴柔。”

  阴柔,这是个误导性词汇,方炽走过来:“高……”他差点叫他高准:“高先生,能跟我说一下你对男性和女性的定义吗?”

  高准就像那种急于得到老师表扬的学生,生怕说的不是方炽想要的答案,方炽发现了,于是说:“那这样,我这有几个词汇,你帮我归一下类。”

  他给的是这么几个词:责任、力量、雪白、诱惑、眼泪和火焰,高准不假思索:“责任和力量是男性,雪白和眼泪是女性,火焰应该是男性的,诱惑……”他在这个词上似乎有一些疑虑:“是女性吧?”

  “没有正确答案,”方炽的回答出乎他的意料:“其实这种二分化的提法本身就有问题,你觉得女性没有社会责任?或者女性运动员的美不是力量美?”

  高准愣住了,方炽接着说下去,他就是要打破高准固有的价值观:“白人男性的肤色是雪白的,说到火焰,可能会想到烈焰红唇,至于眼泪,也不是女性才有的特权。”

  高准完全懵了,方炽则从容回到他的出发点:“所以‘阴柔’并不是一个男人的罪,就像左撇子不需要矫正一样。”

  一行眼泪从高准左睫下溢出,轻且快地,一路滑下面颊,高准下意识擦了一下,才发现自己哭了,他有些慌乱:“不不,男人和女人就是那样,大家都这么认为……”一边说,他急躁地舔着嘴唇:“你说的可能有道理,但我……”他痛苦地握住手腕:“我是有问题的,要么不会做那种梦……”

  “你做了什么梦?”方炽很关切。

  “我……”高准却停下来。

  “跟之前那些梦一样吗?”方炽旁敲侧击。

  “不、不一样,”他开始躲避方炽的眼神:“这次的梦很……奇怪。”

  方炽在他对面的椅子上坐下来,直直看着他:“不能对我说吗?”

  高准开始发抖,倔强地不肯出声,就在方炽打算放弃的时候,他忽然说:“我梦见我变成女人了。”

  方炽皱了下眉,但马上平复,这种神情不能让病人发现:“

  本章未完,点击[ 下一页 ]继续阅读-->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