本站所有小说,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|收藏本站
秀小说网 > 大燕贵公子 > 第六 四 八章 如此大胆
  马卓阳和纪平走后,李无常笑道:“这个马卓阳有点意思啊!”

  赵逊附和:“确实是个懂味的,不会胡来,算个人才!”

  顿了顿,续道:“愣少,他们此番过来,摆明了就是已经知道蛛丝马迹了,过来是看看你是个什么态度,你如此应对,会否彻底惹怒卢玄洪?万一他真的不管不顾,从蜀郡一带抽调精锐过来,咱们虽然不是很怕,但是打乱咱们的节奏不在话下啊!”

  ranwena.net

  卢玄洪参加过武道大会,李无常和赵逊皆和他见过面。

  在赵逊的看来,卢玄洪那人表面温文尔雅,但是骨子里极为骄傲,若是他干出点丧心病狂的事情来,赵逊一点儿也不会觉得奇怪。

  卢玄洪贵为小王爷,在梁州是有很大的能量的。

  李无常摊摊手,无所谓道:“生米已经成熟饭了,难道将林琴交出去?若我真那样干的话,不光自己要鄙视自己,就连你也会看不起我吧?”

  “就成熟饭了?”

  赵逊愕然,接着骚骚一笑,竖起大拇指:“还是愣少你猛啊……哎呀,也不知道是谁说过,他是个斯文人,还说什么要先培养培养感情,啧啧……”

  李无常抓抓脑袋:“很猛吗,我不觉得啊……说实话,我也不想太急的,她装作很淡定,可是内心的战战兢兢我何尝看不出来?倒不如直接一点,给她一颗定心丸。还真别说,这熟饭一成,再来几句铿锵有力的承诺,她立马就镇定多了……”

  赵逊笑着摇头:“愣少你以前不是挺提倡一配一的吗?我还以为你会单单和小茹过一辈子呢……”

  李无常叹道:“男人长的太帅也是个烦恼啊!”

  说话的神情有种说不出来的忧郁。

  赵逊看的捧腹大笑。

  李无常又道:“除了长得帅之外,现在还打仗啊,男女失衡太严重了,我这也是为了人类延续的大业啊……呸,都是借口,男人都这样……你别笑,你也一样,在二愣子庄的时候,谁不知道你赵五的性子啊!”

  赵逊举手投降:“是是是,咱两都一样,都不是好东西……就明伦一个好人!”

  李无常嘿嘿一笑,道:“莫通那厮也不错啊……”

  赵逊哂道:“莫通那是长的丑,加之他以前还是个穷光蛋!”

  ……

  路上。

  纪平对着马卓阳发牢骚:“马兄,不是我说你,刚才干嘛对李无常那个小混混那么客气?”

  “客气?”

  马卓阳一改在法帅军那副老好人模样,冷冷道:“若是我不客气一点,咱们现在都是死人了。”

  纪平摆出一副不信的表情,道:“他敢?别看他现在挺风光,若是世子殿下从蜀郡一带率大军杀过来,他只有缩着的份,说不定房陵城都会被铲平,我们刚才若是稍微吓唬他一下……”

  马卓阳嗤笑一声打断:“你当他李无常是个傻子啊,被你吓唬一下就怕了?蜀郡一带的大军?他连贾宋刺史都敢捅刀子,他会怕远在蜀郡没有蜀王指挥的大军?再说了,吐蕃人不顾了?”

  纪平弱弱道:“吐蕃人闹了那么多年,什么时候有过建树了?”

  马卓阳道:“能骚那么多年,就已经很了不起了,若是蜀郡一带的大军赶往房陵,没得说,吐蕃人必定倾巢而出,他们就等着机会干一票大的呢……”

  纪平颓然道:“那咱们今趟不是白来了?诶,你说李无常会不会真不知道林小姐就在城中?”

  马卓阳心道:怎么可能?他们的城门看守那么严格,连那些进城做生意的大势力都得规规矩矩的,从不敢闹事。加之他们当班的头领之一是那个叫铁铭的,曾今见过林小姐,没注意到才怪呢……纪平你这莽夫的名声真不是白叫的,这还看不出来李无常的态度?摆明了不肯交人啊!

  心里这么想着,嘴上却道:“或许吧……不管怎么样,先各自回去汇报吧!”

  分开走,马卓阳往巴东北部赶,而纪平往三郡交界处赶。

  ……

  巴东北部,林铮营地。

  巴东薛鹏突然造反,云文彬大怒,命张志海和他合兵一处,想趁薛鹏立足未稳,拿回主城。张志海第一时间行动,摆脱青蛟帮,杀往中部。

  断后的部队是必不可少的,林铮就是其中一个,打完这几场,也要杀往中部了。

  忙的很,除了打仗之外,还得关心妹妹林琴的事情,他不用听各种小道消息就知道林琴一定去了房陵城,这一点他无比肯定。

  说实话,有李无常的庇护,林铮一点儿也不担心林琴的安危。

  他和李无常的交情不深,但是对于李无常的为人,他还是有些了解的,绝不会故意伤害朋友,这从李无常在战场上放了郑文龙好几次水就可以知道。

  有关林琴的事情,家里没来信让他干什么,他本也不想管,可是架不住卢玄洪的各种磨皮子,只得象征性地派出几个家将陪着卢玄洪的手下去房陵城闹一闹。

  现在家将,也就是马卓阳等人已经回来了。

  “怎么样?”林铮看着马卓阳,开门见山提问。

  “李无常的态度很明确,就是不肯放人,估计要留一辈子!”马卓阳道。

  “一辈子?”

  林铮皱着眉头,问道:“此话怎讲?”

  马卓阳道:“可不是吗……我看着小姐长大的,她那块宝贝的不得了的观心玉就在李无常的脖子上挂着呢,总不会是李无常硬抢的吧?李无常收了那块玉,不就是接受了小姐的心意了吗?”

  顿了顿,小心续道:“而且……而且看他那副隐藏的笑意,说不定已经煮成熟饭了呢!”

  “你说什么?”

  林铮拍案而起,黑着脸破口大骂:“那个天杀的李无常,竟敢如此大胆?”

  马卓阳倒是无所谓,神色很淡然。

  “报……”

  声音响起,显得非常突兀,弄得林铮心情更糟。

  “你他娘的又有什么事啊?不是才打散两支土匪吗,难道又有人追击?”林铮吼道。

  偏偏贵公子,在战场混了那么久,也成一个粗人了,这种粗话,林铮平时就算是心情再糟糕,也是绝对不会说出口的。

  “张将军有令,命断后部队即刻出发……”汇报兵认真诉说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