本站所有小说,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|收藏本站
  伸出一只手把弟弟从地上扶起来,看着他晕晕乎乎的样子,李悦竹也总算松了一口气,至少人没事。

  “赵敏怎么样了?”

  李悦安脑子反应过来之后立马问他那好朋友赵敏。

  “不知道,他已经被熊瞎子赶到另一边了,我们这就去看看。”

  李悦安点点头,他们兄妹二人赶紧去跑到赵敏身边,瞧瞧他有没有被伤到。

  赵敏和李悦安的功夫半斤八两,赵敏这边打的也很是艰难。

  “姐姐你刚刚使用的武器是什么?是暴雨梨花针吗?”

  “不是,只是一根普通的银针而已。”

  李悦竹递给了弟弟几根,虽然弟弟认不得穴位,可他的力量和准头都很高。

  “啊!”

  彭!!!

  赵敏又一次被甩出去了,可是看到紧追不舍的那只棕熊,赵敏还真是无语了。

  虽然说这是游戏里面,但是人的感受都是真实存在的。不知道这只棕熊到底是怎么想的,非要追着他们几个人不放。

  赵敏现在都恨不得把那个蜂蜜让给这群棕熊了。

  又一次被撂倒在地,赵敏胸腔咳血,胸前又咳了一大摊。

  李悦竹一看就是情不妙“赶紧上去帮忙。”

  李悦安虽然刚刚也是被一只棕熊一巴掌拍在了地上,可是他的身上的伤倒是还好,只是受了一些轻微的内伤,可是,赵敏就不一样了,他身上一看就有多处伤口。

  好在刚刚是姐姐援助他,要不然的话他肯定会比赵敏情况还要糟糕。

  李悦安提着剑就冲了上去,看着那只小棕熊抬着脚就要向下踹去。

  要知道一只小棕熊的体重也都是要论吨称的,他这一脚下去,赵敏也许就没命了。

  大家都知道其中的厉害程度,李悦安快速的奔到了赵敏身边。

  虽然现在只是玩游戏,可是他们感受到的痛觉都是真的呀!

  而且如果在游戏中死了,那可不就亏大了。

  赵敏这小子还没有娶老婆,万一死在了游戏里,那可真是亏了。

  李悦安冲上去之后提着剑就挡住了小棕熊的动作。

  只见那一支剑直接穿透了棕熊的外侧身体,刀剑竟然攻破了小棕熊身体的防护。

  “小安,把他的眼睛,快把他的眼睛。”

  李悦安你想最听姐姐的话,这一次李悦竹既然这么说,他就这么做。

  因为本身是用剑的,这下他也抛弃了剑,准备拿着拳头和棕熊硬扛。

  李悦竹从旁边急的总想着亲自去会一会那只棕熊。

  可他还是有自知之明的,现在只棕熊浑身毛发旺盛,棕色的毛发油光发亮,一看平日里就吃了不少好东西。

  三只棕熊在一起,应该是有一只母亲两个孩子的,虽然是一个有爱的画面,可是因为这三只棕熊集体发狂,让李悦竹搞得不知所措。

  李悦竹赶紧从小山上跑下来,找了一个僻静的地方躲着,两个人共同打一只小棕熊,他们两个人也都变得游刃有余起来。

  “快闪开!”

  李悦竹又是一根银针飞射出去,这根银针射到的地方正好是那只大棕熊的没眉间。

  因为大棕熊现如今的身体简被拖垮了,所以根本就没有时间闪躲,李悦竹这一下一次性得成了。

  没想到,系统竟然还给了奖励。

  叮,恭喜您!自创发明了银针作为武器。

  请问您的功法命名。

  什么功法命名?李悦竹现在根本就懒得说。

  人命关天呀!看看人到底怎么样了。

  李悦竹直接跳下了小山,手中的银针全部收进了小包中,幸亏身上还带了那么多的银针,否则还真不知道怎么办了。

  “你没事吧?”

  “我还好,赵敏好像有点惨。”

  赵敏躺在地上,身体不断的疼痛,就像被车子碾压了一样,身体还有一点不自觉的抽搐。

  李悦竹给他检查了一下身体,你是身体倒是无碍,只不过那棕熊揍得有点疼而已,赵敏这个矫情包,竟然耍赖躺在地上装疼。

  而倒在远处的黑瞎子还在抽搐着,看起来一根银针并没有杀死它,它在地上不断的翻腾,不过头上的银针越扎越深,他的力气也是越来越小。

  李悦竹他们远远的看着,看到那只小棕熊躺在地上,到临死之前竟然仰天长啸了一声,结果就闭上眼死掉了。

  李悦竹这边还没有松一口气,萧谨言那边的那只大棕熊竟然就像相互辉映一样,也跟着叫了一声。

  “完蛋了,萧谨言那边会不会出事呀?”

  李悦安抱着赵敏,现在赵敏身上有很多的伤口,他躺在地上不愿意起来,说是浑身上下哪儿哪儿都疼。

  “姐姐,要不然你先去,等他好了之后我们待会儿就去找你。”

  “那好吧,你好好陪着他,注意留心周围的地方,别让任何人靠近,如果有敌人就立刻告诉我知道了吗?”

  “知道了,知道了姐姐,我现在又不是一个三岁的小孩子了,你不用这么事无巨细的告诉我了。”

  李悦竹看着他们两个现在也相对来说有点安全,李悦竹这才放心的抄着远处的那嘶吼声跑过去。

  在远处,那只大的棕熊就像疯了一样,一直仰天长啸。

  李悦竹现在很是担心,万一熊也是群居动物,万一他在召唤出来几十个和他一样的棕熊的开怎么办?

  李悦竹想到了这里,连忙加快了脚步,想要看看他们那边现在是什么情况了。

  总的来说,萧谨言和玄月两个人也算是搭档默契,两个人在一起了二三十年,一招一式都透露着他们之间的相互信任。

  “李悦竹躲在一棵大树下,尽量的不要让那只大狗熊发现它的存在。”

  开始准备银针,这一只狗熊显然和那两只小的完全不一样,首先在体型上这一只大狗熊可是比那两只小狗熊要大整整一倍,其次,这只大狗熊的攻击力比那两只小的狗熊攻击力要高很多。

  就算是萧谨言和玄月两个人,也没办法说能够完全的制服他。

  只能就像放风筝一样,让我这只棕熊跑过来跑过去。最后达到了遛狗的目的。

  李悦竹跑过去的时候,大棕熊已经发狂了。

  似乎他的孩子们已经给他放出了求救信号,所以大棕熊们现在发狂了。